乡村振兴日记(375)三年前他在阳山太平”医院十多天!妈妈终于现身,没想到竟说…

2021-11-23 03:00:28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潘刚 驻清远市阳山县太平镇帮镇扶村工作队队长 派出单位:中共广州市委统战部)

2021年11月6日 周六 晴

考虑到下周要参加一年一度的体检,这周我调整了值班顺序,周末由我在派驻的太平镇值班。

“潘队长,等会儿同我一起去见个广州来的朋友吧。”同住一屋的镇派出所刘所长见我没回广州,就向我发出了邀请。

起初,我认为是他的私人朋友便打算拒绝,但当听说来客也曾来过太平镇扶贫,我就同意了。

来到龙塘村委会,村委书记邹恩湖、还有几位村干部正与一位个子不算高、但嗓音洪亮的人在欢快地交谈。

经介绍之后我才知道,他叫苏国柱,是广东尚道律师事务所一名专职律师,2018年11月6日接受委派,到太平镇司法所开展对口帮扶工作。正是通过帮扶,苏律师才与大家熟稔并成为朋友。今天恰是三周年,他特意回“家”省“亲”。

这感情可不一般啊。听着苏律师不时地与他们说起当年那个谁谁谁,还有阵阵爽朗的笑声,我很是感叹这份友谊的真挚。三年时光,在人生的长河里只是一小段而已,但三年的日日夜夜,却能写出很多很多故事。苏律师特意驱车三个小时,从广州来阳山太平看望朋友,足见其真诚。

交谈之中我了解到,苏律师驻镇时间其实并不长,但他注入了情感,所以才交到了农民朋友。他反复说:“太平镇是我的第二故乡。”

▲太平镇政府院内的不可移动文物之八角楼。

对有过从军经历的我来说,“第二故乡”这个称谓再熟悉不过。我先后在贵港、汕头、香港、防城港、桂林、广州等地工作过,每个驻守的地方尽管时长三年左右,但都有故乡一样的人和事令人难忘。偶尔有空,我也会带上家人重返驻地看望,那里真如故乡。

现如今,我转业到地方工作三年后,申请派驻太平镇帮镇扶村推进乡村振兴工作,成为新征程上的一名战斗员,我秉持的态度是:转换的是战场,不变的是情怀。那份对信念的坚定,对任务的担当,对群众的情感将永远铭记于心而不改变。

▲驻镇帮镇扶村工作队与镇党委副书记现场交流意见。

攀谈中,我向这位帮扶前辈请教关于太平镇乡村振兴中文化振兴、产业振兴等方面的意见和建议。他将他驻镇时的所想所为、所感所悟,包括经验得失,全都告诉了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说太平在三年时间内变化很大。可以体会得到,对于帮扶后取得的成效,他件件记在心上,对于没有完成的项目,他也深感遗憾,不断地强调,如果再长一点时间,他就能做好某某某。他交待我要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真正静下心来为群众做点实事。

▲驻镇帮镇扶村工作队走访防返贫监测对象。

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各级都在努力。就像是接力赛,不论是跑哪一程,接哪一棒,上了赛场就得全力而为。与苏律师一席话,我似乎感到接过的就是他传递过来的“接力棒”。

今年7月,我有幸与广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广州市工商联、广州市重点公共项目建设管理中心、广州商贸投资控股集团4个单位的兄弟组队接力,我们一定会加倍努力,加紧推进,加强落实,力争取得实效,不辱使命!

▲美丽的太平镇日出。

来源:新快报

这两个星期来

《百姓关注》持续报道了

11岁男孩小习军“被丢”在医院的新闻

(早前新闻报道截图)

(早前新闻报道截图)

在《百姓关注》的持续关注下

小习军的母亲黄诚英承诺

一定会在11月5日当天

到医院将孩子接回家

这次她会出现吗?

万分思念妈妈的小习军

能否见到妈妈呢?

11月5日中午,记者又来到了金阳医院。此时,小习军的母亲仍然没有出现。但让人感动的是,有爱心人士专程赶来医院看望小习军,李女士就是其中之一。

李女士说

她看到小习军的遭遇后很心酸

考虑到孩子很瘦小

她特意给小习军买了蛋白粉

还给他带了午饭和一些零食

不过

护士已经给小习军打了饭

而且还有一名男护工

正在旁边守着小习军吃

爱心涌入医院

小习军渐渐开朗

记者了解到

看着小习军每天在医院里发呆

医生、护士、护工、其他患者家属

也很是心疼

大家有空就跟小习军

聊天、讲故事

慢慢地大家跟他熟了起来

小习军也开朗多了

爱心人士李女士告诉记者

她想每天陪伴小习军

直到他妈妈来把他接回去为止

爱心人士 李女士:我可以照顾他,办陪护证,每天都来,一会就去做核算酸。希望他不要有阴影。

金阳医院神经外科护士长

付晓凡告诉记者

这一个星期以来

有很多爱心人士

给小习军送来了温暖

11月4日那天

还有爱心企业

送来了好多书以及书包

爱心企业的代表表示

以后可以帮助孩子读书和解决其它的困难

此外

还有好多人到病房捐款

只是护士们没办法代收

甚至

还有一位深圳的老师

提出想收养小习军

深圳好心人:

他爸爸不在了,如果他妈妈不想养他,我想通过正规有效的认可方式收养这个孩子。

来自陌生人的温暖让人感动

但小习军终究是有妈妈的

只是他的妈妈

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呢?

记者在医院再次拨打了

小习军母亲黄诚英的电话

记者和小习军妈妈通话

孩子母亲 黄诚英:几分钟就上来。

记者:你抓紧上来吧。

黄诚英:我先去吃点东西。

记者:你赶紧吧,孩子想你了。

黄诚英:孩子想我归想我,着什么急,不可能小孩子想了,我们连东西都不吃。

下午一点

黄诚英和一名男子终于出现在病房里

时隔一个月

再次见面的母子俩显得非常平静

两人都沉默着

护士见状

立刻将部分好心人的捐款

转交给黄诚英

金阳医院神经外科护士长 付晓凡:这是车主走的时候给的五百元饭钱,但是我们都没用,都是自己拿钱给买给他,这是三百,一位好心人塞到他书包里的,这个地暖公司想帮助你们的……

护士打开笔记本,将这段时间热心人帮助孩子的信息一一告诉黄诚英。不过,黄诚英对此表现得很淡漠。

那黄诚英到底有什么苦衷?

可以将孩子“丢”在医院里

这么多天,不闻不问呢?

“我一个母亲带两个孩子是很不容易的,这个小孩在这里,家里那个孩子上着学,也是吃着药的。”黄诚英告诉记者。

原本以为黄诚英会给孩子办理出院手续。结果,她却向医生提出了一个要求。她希望医生能给小习军做一个鉴定。因为小习军被撞到的是头部。她表示经过鉴定之后,她才能决定接不接孩子出院。

医生听完表示:“我们这里是医院,是治病的地方。做不了鉴定。”

听到医生这么说

黄诚英和那名男子

立即气冲冲地扭头想要离开

记者:意思肇事车主不来你们就要走吗?

黄诚英同行男子:我们必须要检查复查一遍。

记者:你们再这样我就报警了。你们知不知道这叫遗弃罪。

黄诚英同行男子:你报 你报。

看到这一幕

站在一旁的小习军显得很无助

他拉着护工躲到了一边

很快接到报警的民警赶了过来

并对黄诚英进行劝说

民警 黄志勇:现在你们的孩子还小,母亲要给予孩子更多的母爱,要把孩子接到身边,待会儿我们一起去问孩子的主治医师,如果医生说可以出院了,我们就听医生的,医生是比较权威的,医生说可以出院就可以出院了,你就放一万个心,医生说可以出院了,你就先回去。

在交谈中大家发现

黄诚英双手均有严重残疾

劳动能力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一个女人拖着两个孩子

确实是很不容易

其实,有困难,无论是政府还是社会

都可以帮助她共同解决

但她在处理此事上的方式

实在有些欠妥

也很让大家失望

最终经过民警的努力劝说

黄诚英终于同意带孩子离开

我们也希望

小习军回家之后

能够真正得到来自母亲的关爱和温暖

记者:唐成雷 吕江 编辑:彭玲

编校:孙志丹 审发:石昌晗

你可能还想看

来源:百姓关注

上一篇:完成12万人次采样 哈五院驰援平房区核酸员女儿:爸爸,你一定要也把乔治救回来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海北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