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评|管住App的“越界”之手不能只靠“亮相,事关任务成败!明年将发挥关键作用

2021-11-26 03:00:26 文章来源:网络

浙江新闻客户端 评论员 逯海涛

APP弹窗广告、超范围采集用户信息、高频次索取权限……今年以来,腾讯公司旗下9款产品存在违规行为,共计4批次被公开通报,工信部已经对腾讯公司采取过渡性的行政指导措施。要求对于即将发布的App新产品,以及既有App产品的更新版本,上架前需经工信部组织技术检测,检测合格后正常上架。一不留神,手机里的信息就会被某些APP“偷听”“偷看”“偷用”,有些甚至还屡教不改,消费者在这方面的投诉举报居高不下。如何管住APP的“越界”之手,除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整治,更应该想办法让这些APP的运营者增强责任意识,主动为之。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觉,聊天时随口提到的某款商品,一转身就在手机上看到相关商品的广告推送;打开手机后台一看,自己的相册被毫不相关的APP频繁访问……这并不只是一种“感觉”,而是事实。今年6月,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网安中心测评实验室专门就此进行了测试,发现一些APP运营方确实会通过技术手段,对“偷听偷看”获得的聊天信息、搜索关键词、输入法记录等进行提取并开展智能处理。然后可凭借智能处理后的数据信息,分析出用户的喜好、需求甚至身份,形成“用户画像”,随之实现广告的精准推送。在网络时代,我们能很快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但自己的信息数据却似乎也更容易被泄露,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非法利用。

相关部门其实早已注意到这个问题,近年来每年都会就手机APP存在的侵犯用户隐私、滥用个人信息等问题进行数次专项整治。但是某些APP运营方就是屡禁不止、屡教不改。调用用户手机的个人信息,对他们来说简直如入无人之境。仅今年,腾讯公司旗下的这九款产品就有四个批次被公开通报。腾讯公司马上表示:配合监管部门进行正常的合规检测。

对于保护个人信息而言,APP运营方不应只是被动配合,相反有着主动为之的责任和无法推卸的义务。经过这么多轮次的治理、规范,还是被查到多款产品有问题。并且表态时只用“配合”这样的词语,完全体现不出头部互联网企业在贯彻《个人信息保护法》上的主动性和对于主体责任的认识。而腾讯作为互联网“大厂”,一举一动都有指向意义和带动作用,但是在保护用户个人信息方面,这种表现只让人觉得失望。

互联网公司这种对于个人信息保护“不推不动”的态度,背后的实质仍然是利益取向。面对较低成本的违法行为和巨大的商业利益,某些互联网公司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越过红线。真正让这样的局面改观,首先要纠正互联网公司这种“配合”的心态,意识到保护用户个人信息是必须执行的法律,不能跨越的雷池。

这就要依靠相关监管部门要对APP的个人信息收集进一步规范和细化,同时强化执法力度,让相关的法律、法规“长出牙齿”,完善惩戒机制,对不顾用户正当权益的APP运营商予以严惩。同时,《个人信息保护法》如今已施行,个人在遭遇手机APP“偷听偷看”等情况时,可以积极向网信部门、公安机关进行投诉和举报,也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手机APP开发者赔偿相关损失。

来源:浙江日报

复盘天宫空间站第三次出舱行走活动(四)

话说神舟十三号航天员乘组出舱是很有仪式感的,翟志刚作为指令长出舱后向两位战友发布了行动命令:洞两、洞三开始舱外作业。王亚平与叶光富相继回复,洞两明白、洞三明白。

紧接着翟志刚开始安装登天和机械臂的相关设备,在天宫空间站第二次出舱任务中聂海胜已将两个脚限位器(互为备份)与1个舱外操作台事先布置在节点舱(气闸舱)外壁的舱外工具箱中。

翟志刚从舱外工具箱中取出“脚限位器”

“脚限位器”在天和机械臂末端执行器上的安装接口‍

脚限位器完成安装,翟志刚正在转移“舱外操作台”

“舱外操作台”直接与“脚限位器”对接锁紧

完成脚限位器与舱外操作台安装工作后翟志刚开始登机械臂,受限于身体位姿限制,在登机械臂时航天员需要借住手腕镜子以及出舱协助员的帮助才能确认上机械臂过程中的状态。

舱外航天服的手腕镜子

王亚平协助翟志刚确认上机械臂状态

翟志刚登上机械臂并确认与核心舱舱体之间无任何连接之后,在地面控制下天和机械臂移动至接设备点,王亚平随后在气闸舱(节点舱)内转移此次出舱的主任务安装设备(“双臂组合转接件”与“悬挂装置”)。

天和机械臂移动至“接设备点”

出舱任务中不论是人或者设备都需要安全绳保护,例如,舱外航天服有两根安全绳,一根是固定长度约0.9米的安全绳,另一根是初始长度约1米的伸缩安全绳(拉伸长度3米)。此外还有一种伸缩安全绳拉伸长度可达11米,用于人与机械臂之间的连接。

转移设备中最先出舱的是“双臂组合转接件”,之后是“悬挂装置”,二者被悬挂在舱外操作台上随机械臂一起转移。

双臂组合转接件出舱

翟志刚将双臂组合转接件固定在舱外操作台上‍

王亚平在气闸舱(节点舱)内转移“悬挂装置”

悬挂装置出舱

翟志刚将“悬挂装置”放置在舱外操作台上

完成设备转移后在地面控制下天和机械臂搭载着翟志刚开始向作业点转移,此次机械臂转移不同于前两次出舱,首先是因为作业点的不同,另外就是径向对接的神舟十三号飞船的干涉,因此转移线路进行了重新规划。

天和机械臂向作业点转移

也正因为线路的重新规划使得我们可以从翟志刚舱外航天服头盔摄像机镜头中看到当前天宫空间站的全新视角画面与诸多细节,由远及近可以看到,天舟三号货运飞船太阳翼、核心舱控制力矩陀螺、核心舱中继天线、核心舱柔性太阳翼、核心舱小柱段第三象限机械臂适配器、节点舱(气闸舱)航天员出舱口环形扶手、天和机械臂、第二象限停泊口(用于停靠梦天实验舱)、梦天实验舱转位机械臂对接基座。

舱外航天服a头盔摄像机解锁的新视角

我们可以将实验舱转位机械臂对接基座视为一个小型对接口,实验舱转位机械臂对接基座也曾在前两次出舱任务中有过惊鸿一瞥,明年年中问天号实验舱与梦天号实验舱将分别搭乘长征5B遥三、长征5B遥四两枚大型运载火箭升空,尔后分别与天和核心舱前向对接口对接,随后将采用机械臂辅助转位方式分别对接于第四象限与第二象限停泊口。

梦天实验舱转位机械臂对接基座

实验舱自备转位机械臂工作原理图

机械臂辅助转位有两个方案,第一方案是使用实验舱自备的转位机械臂进行转位,届时转位机械臂将与节点舱对接基座对接;第二方案是使用天和机械臂进行辅助转位,完成第三次出舱任务后天舟二号货运飞船就将配合天和机械臂进行辅助转位试验。

接下来天和机械臂将捕获天舟二号进行转位试验

第二方案是第一方案的备份,确保实验舱转位任务的万无一失,因为这项操作事关空间站建设任务的成败。

来源:巅峰高地讲堂

上一篇:业内人士:预估2022年OLED将拖累手务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海北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