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当年很火的童星阿尔法吗 没想到长大合作,直言没有好作品等于狗屎,太可怕了

2021-11-26 12:00:07 文章来源:网络

大家印象中的童星长大后会是怎么样子?像张一山,杨紫那样?绝对不全是,许多的童星已经慢慢离开了娱乐圈,而有一些就一直在三线的剧场努力奋斗着,今天素素带大家来看看这一位当年很红的童星,他就是星光大道出来的阿尔法。

可能许多的朋友已经慢慢忘记他了吧,甚至会说这是谁呀,小编你是不是随便拉一个人出来充当明星?其实他就是那个2005年火遍全国的人气童星小王子阿尔法。

其实阿尔法在05年成名以前就已经参加过了许多的节目,比如在2003年的非常6+1就已经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只是那时候并没有火起来。

他真正被人们熟悉的时候就是从星光大道获得了年度总决赛亚军、人气冠军之后。当时的阿尔法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小王子,而且极具新疆人的特点,特点的可爱。

而走红后的阿尔法在2006年拍过一部叫作武当少年的电视剧,从此部剧开始,他也就算正式的进入了明星演艺圈。与其他明星不同的是,阿尔法后面这10几年里,他走的是公益路线多些。

在这点上小编应该给这个小童星加个鸡腿,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比如09年他就办了一场公益演唱会,还捐了一所学校。10年又靠唱歌捐了40万给贫困区,之后每一年都可以看到他做公益的身影。

我们印象中的阿尔法似乎离开了舞台,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但他这些年却一直在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做公益这件事,娱乐圈里的许多明星都知道的,比如何老师就曾高度称赞他是个有潜力的童星。

在走好童星这条路上,阿尔法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没有走过超级红毯的他似乎比其实童星做的事情更实在。

如今已经12个年头过去了,阿尔法已经长成了一个壮壮的大男孩。网友看到后表示:没想到长大后成这般模样了,完全就是一个卖烤肉的新疆汉子。

前段时间有网友拍到他又在某广场做公益演出,从现场看来,阿尔法的台风完全是相当的成熟。而且相当的冲击力,但网友普遍声称他长残了,还有网友质疑:这是阿尔法吗?怎么残成这样子了,还秃顶了吗?

但不管怎么样,看脸的社会也须要看才华与内心世界,相信这个成熟的大男孩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完美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说不定那时候我们会眼前一亮呢!

来源:小萌爱娱乐

文:七七

娱乐圈里星二代很多,比如,张国立的公子张默,成龙的公子房祖名,陈凯歌的公子陈飞宇,

张晓武的公子张一山,郭德纲的公子郭麒麟,还有潘长江的女儿潘阳,张凯丽的女儿张可盈等等。

他们的演艺之路大都一帆风顺,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依靠父母的人脉资源,沿着父辈铺好的路大步流星地往前冲。

但也有极个别的老戏骨一身正气,从不干那些为孩子铺路搭桥的事。

比如,李保田。

当年,李保田的母亲病逝。

当地政府特意做了一条横幅以表哀悼,横幅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

“一生清白”

一生清白,不仅是母亲的写照,也是李保田的写照。

《宰相刘罗锅》里有句歌词,“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

李保田这一生就像歌词里唱的一样,清清白白做事,堂堂正正做人。

1994年,

儿子李彧参加中戏考试,此时李保田正是该校的教授,只要他说一句话,儿子进入美女如云的中戏跟玩一样。可是,李保田拉不下这个脸。

节目中,他说,

“我受到的教育告诉我,不能这么做。他凭自己的能耐,走到哪是哪。”

放眼整个娱乐圈,为了让孩子早点成名立腕,不惜一切代价为孩子铺路搭桥的多得是。

比如,大导演陈凯歌为了儿子陈飞宇早点走红,每部戏都给他安排个角色,只是儿子不争气,演技一直被诟病。

再比如,老戏骨张国立,为了儿子更是煞费苦心。当年,张默吸D,老爹亲自出面道歉,并央求社会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还有那件闹得沸沸扬扬的张默暴打前女友童瑶事件,若不是张国立从中斡旋,张默估计早就黄了。

而,李保田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

结果,

李彧三试时因形象问题被刷了下来。

得知儿子李彧“落榜”,李保田幸灾乐祸地对记者们说:

“中央戏剧学院不愧是伟大的学府,他们做了一件正确的事”

老爹非但一点儿忙都不帮,还幸灾乐祸,李彧非常恼火,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同时,李彧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凭自己的实力考入中戏,让父亲对自己刮目相看。

6年后,也就是2000年,他终于考进美女如云的中央戏剧学院。

时间倒回1946年,寒冬腊月之时,李保田出生了。

他的家境虽算不上好,但也没穷到揭不开锅,因为老爸是一位老干部。

老爸希望儿子好好读书,长大后考个大学光宗耀祖,可李保田偏偏不是块学习的料,成天沉迷于听大戏。

李保田的不学无术,让父亲感到非常丢脸,父子之间的隔阂非常深。

13岁那年,李保田决定离家出走,跑到徐州

地区一个梆子剧团,学演丑角。

在剧团里,李保田常常

吃上顿没下顿,

"饿得实在受不了,就偷点豆腐乳冲碗开水喝。"

长期的营养不良,再加上高强度训练,李保田全身浮肿,患上了严重的风寒。在一次演出中突然晕倒,被紧急送往医院。

这次风寒导致高烧连续好几天都退不下来,李保田差点儿就丢了性命。

当年,父亲也因病住进了同一家医院。

不过,一个是固执的男人,一个是倔强的男孩,

他们爷俩至始至终都没

“光明正大”

地见上一面。

只是,在李保田熟睡时,父亲拖着病怏怏的身体走到儿子病床前,心疼地摸了摸儿子的手,

凝望了很久,

然后转身离去。

哪成想,这一次是李保田离家出走4年后,爷俩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父亲不久后因病去世。

多年后,李保田拍《丑角爸爸》时,谈及此事潸然泪下,他说:

“来不及修复和父亲的关系,是此生最大的遗憾。”

李保田终于凭借多年的打拼,成了

徐州文工团的团长。

这一年,他30岁。

30岁,一个演员不上不下的年龄。

如果此时你还没混出名堂,基本上想在娱乐圈站稳脚跟就不可能了。

《金星秀》上,张译曾透露,拍《乔家大院》时,胡玫导演摸着他的头说:

如果一个演员在28岁还没出来的话,就洗洗睡吧。

但李保田偏不信这个邪,30岁还寂寂无名的他不仅没有灰心丧气,还与次年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

当时很多人嘲笑他,有人说他异想天开;有人说他自找难看。

的确,李保田不仅连

小学都没毕业,长得也不咋地。想考入帅哥美女如云的中戏,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然而,李保田最终凭借坚强的意志,和不懈的努力,考入了中戏。

这一年,他32岁。

在中戏,他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本科毕业后,又读了研,后来还留校做了教授。这才有了文章开头,儿子李彧考中戏,李保田一声招呼不打,半点忙不帮的故事。

1983年,李保田在电影《闯江湖》中扮演丑角张乐天,正式开始演艺生涯。

4年后,

他凭借在《人鬼情》中的出色表演,获得第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

又过了4年

,大导演张艺谋抛来了橄榄枝,邀请李保田和巩俐出演

《菊豆》。剧中,李保田

和巩俐是叔嫂关系,但两人禁不住偷起了情

,大胆而又炙热。

饱受压抑的杨天青在嫂子的诱惑下,如饿狼一样将巩俐扮演的嫂子扑倒在地,啃食起来......。

据说,

现场之火辣连张艺谋看了后都醋意大发

这部电影,在两人的倾情演绎下获得了法国戛纳电影节特别奖

。李保田的人气进一步提升,巩俐也开始在张艺谋的力捧下,着手进军国际影坛。

又过了4年

,《宰相刘罗锅》开拍,这部戏让李保田真正开始大红大紫。

剧中,刚正不阿、不畏权贵、机智幽默的刘罗锅,深受观众喜爱,李保田凭借该剧获得第14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男主角。

刘罗锅秉正清明,为人廉洁相反的是和珅的贪婪与欲望。

刘罗锅最看不怪和珅那副阴险狡诈的嘴脸,总是利用智慧与他斗智斗勇。

“觉得它甜若鲜蜜,松软若美女之酥胸。”

好家伙,不愧是和珅,文采风流。

当时,拍这部戏的时候,李保田早已成名,张国立还在四五线演员的圈外徘徊。

李保田拍戏特爱较真,被外界说成是戏霸。他自己也说:跟我合作过的演员如同被我拿鞭子抽一样,是一种折磨,永远不会再跟我合作。

当时有人问他,你还会跟张国立合作吗?

李保田幸幸地说: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有些人是不可能再合作

,这和性格有关系,我们对待事情的态度不一样,没有谁好不好也没有对错,就是不相合而已!

于是,李保田、张国立、王刚还没刚刚组成的“铁三角”就解散了。

拍完《宰相刘罗锅》后,李保田片约不断,但他演戏有自己的标准,绝不为了钱演戏。

当时,投资方趁热打铁想拍《宰相刘罗锅》续集,李保田看了剧本后说,“这戏没法演,剧本很粗糙,你找别人吧。”

那段时间,他家里的剧本堆了整整一间屋子,门都进不去。

而这部戏也是李保田人生的分水岭,仅仅过了两年,这个眼睛里揉不进一粒沙子的男人就把

《钦差大臣》的投资方时代春天公司给告了。

04

《钦差大臣》原定30集,每集10万,李保田虽然拿到了300万元酬劳。

但放映的时候,时代春天将《钦差大臣》拉长至33集,这让他无法接受。

痛斥该剧“注水”

,并将对方告上法庭,要求对方支付违约金100万元。

一审判决,李保田胜诉,获赔190万,可他“戏霸”的名声也彻底坐实了。

投资方对外宣称:“李保田就是一个大戏霸,以后绝对不会再和他合作,奉劝圈里的朋友,都不要再用李保田。”

电视剧注水是行业的潜规则,李保田这一告等于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于是,10家公司联合起来抵制李保田,说他是戏霸,爱耍大牌。

然而很多圈内人士却说李保田不仅演技好,还非常有艺德。

导演陈福黔对李保田的为人更是大加赞赏,他说:“李保田来成都拍戏都是自己坐火车来,吃住都不挑,真不知道那些人安的什么心。”

当时,还有人说李保田打官司无非是为了钱。

李保田的儿子李彧替父“喊冤”,说经

他手推掉的广告就有2000万,怎么可能会为了那100多万打官司。

的确,当时如日中天的李保田从没接过广告代言,曾有个酒广告三番五次找到他,但他却说。“我不喝酒,怎么代言,更不能说这个酒多好多好。”

这让我不禁想起了潘长江直播带酒的“丑闻”,在一场直播中,潘长江当场翻脸,指使助理把下单没付款的粉丝全部清理出去。

后来更是爆粗口,

我不在乎这几百个粉丝,你不要有人要,别占着茅坑不拉屎,没人在这儿跟你耗。

网友纷纷质疑潘叔带货产品的质量,有人甚至吐槽说,“赶紧收手吧,别忙活了一辈子,最终晚节不保。”

对于戏霸一说,李保田有自己的理解。

他说,霸不再是贬义词,在今天它是质量的保证。

还说,自己二十七八岁时就被人称为“霸”。

当时,他做团长时,有个领导把亲戚硬塞到他的剧团,还要求李保田必须让此人挑大梁,李保田坚决不干,为此得罪了领导。

李保田拍戏爱较真在圈内是出了名的,他一直是敬畏演员这个职业的典范,即便再小的细节他也要追求极致。

05

之前有一部戏,需要很多群演。

可是李保田到片场后发现群众演员只有二十多个,根本无法拍出热闹欢庆的场面,于是一怒之下当场罢演。

最后导演找到六七十人的群演,这才让戏正常拍起来,而李保田却变成了别人口中的耍大牌。

当年,李保田

的儿子李彧从中戏毕业后成立了影视公司,好不容易拉来300万投资,但对方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让李保田客串20集。

李保田看完剧本后,说,“你这剧本啥呀,老子不演”。

可是不演,儿子就要支付天价的违约款,李保田只好答应。

这部电影里还有另一位大咖张丰毅,以及清纯玉女霍思燕。当时,张涵予给李保田配的音。

电影

上映后,口碑很差,剧情也是一塌糊涂。

李保田苦不堪言,大呼“被儿子拉坑里了”。

李保田对儿子的演技一直不看好,在片场也会当着很多演员的面,毫不留情地批评李彧,让其颜面扫地。

当年李彧迎娶小自己16岁的娇妻,李保田为了不让剧组的人等他,连儿子的婚礼都没参加。

于是,李彧被称为“最惨星二代”。

李保田说:“我拍作品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得对得起观众,在我心中观众是第一位,至于霸不霸的无所谓,为了作品的质量,还是值得的,为什么我口碑不好,因为我从不撒谎。”

他还说:

有时候我挺羡慕流量明星的,不用动脑子,还挣不少钱

但原则和底线不可触碰。

爱较真,别人眼中最不好合作的演员,却塑造了很多经典角色。

当然,这位德艺双馨的前辈非常乐意提携后辈。

2003年9月,李保田凭借《神医喜来乐》,在第四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上,连夺最佳表演艺术男演员奖,最具人气男演员奖、观众最喜爱的男演员奖,成为金鹰节最大赢家。

但是,李保田只领走了两个奖杯。

当时,金庸先生和蔡琴一同颁奖,李保田

三让奖杯

,最终把最重要的观众最喜爱的男演员奖让了出来。

他表示要将这个奖杯留给下届金鹰奖,“作为我对下一届可能不太知名,有艺德、有能力、有人缘的优秀年轻演员的奖励。”

这就是李保田。

别人口中的戏霸,耍大牌,最难对付的演员。

然而,他却用一生来捍卫演员这份职业,从未接过一个广告,认真对待每一个角色,发誓“站着也要把这钱给挣了。”

他说:你没有好作品,等于狗屎。

来源:喵叻个咪呀

上一篇:新片预售才2046元,蹭周星驰热度,36,二人手牵手双手紧紧相握,十分养眼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海北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